市中心医院超声影像科: 名副其实的“跨界王”

  用探头扫一圈,再给一张报告单,“只负责检查”是不少人对于超声科的印象。事实上,超声科早已“跨界”。

  温州市中心医院超声影像科成立于1985年,经过30余年的发展,已成为集诊断、治疗于一体的科室,其不仅在超声检查上经验丰富,还可开展穿刺、消融等治疗,不仅成为温州市医学会超声分会和省超声医学工程学会温州分会主委单位,还是市医学重点专科、市超声诊断质量控制中心挂靠单位。该科年均开展超声介入6000余人次、急诊穿刺100余人次,靠着实力与口碑,引得不少温州周边地区以及外地患者慕名前来,在浙南闽北地区形成了一定的影响力。

  据统计,温州市中心医院超声影像科每名医生年均检查数量达1万例次,该科有40余名医生,照此推算,年均检查总量达到40余万例次。这庞大数字的背后,没有捷径,只有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学习、再学习。

  超声科医生常常被称为医疗行业的“侦察兵”,因为长期地工作,让他们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他们总能在细微之处发现蛛丝马迹,将复杂难懂的图像转换成文字,为患者后续的诊治提供专业的第一手资料。

  “其实,一名好的超声科医生,不仅仅有眼力,还要有手力。”温州市中心医院超声影像科主任、主任医师陈利民说,跟CT、核磁共振等检查完全靠仪器来扫不一样,超声的扫查可是个手工活,医生用探头在患者身上来回扫,不放过任何角落,再用眼睛看出问题所在,手眼结合之下,才能给出一份专业的检查报告。不少患者会觉得超声医生不热情,一个检查要做上几分钟,甚至十几分钟,但在这个过程中,超声医生无非就是那么几句话:翻过来、翻过去、憋气、抬头“他们不是不热情,而是在工作的时候不能热情,要静心。”陈利民笑着说,如果一名超声医生,一边给患者做B超,一边还谈笑风生,估计患者内心也会崩溃吧,这还能检查吗?

  陈利民介绍,超声检查可以从头做到脚,适合各类群体,覆盖面实在太广,因此科室下面还设立了产前诊断组、介入组、腹部组、浅表小器官组、新生儿组等多个专业小组,并由各组组长带队,组织学习,老带新,不断提升团队凝聚力与实力。对于新入科的年轻医生,要通过各个岗位的轮番学习,打好功底,等到升至主治医师之后,可以开始考虑未来的主攻方向。香港9047九龙开奖结果升至副主任医师之后,便可根据其临床优势,专门开展某方面的超声检查。

  “想要拥有精湛的技能,需要几年、十几年的累积。此外,超声医生还需要格外耐心与细心。”陈利民说。

  现在的超声科,已不仅仅是承担诊断的任务,更兼具了治疗的功能。这是医疗时代发展的大势所趋,而早在30年前,温州市中心医院超声科便开始介入超声诊疗的探索。

  “超声科更贴切的叫法是超声医学科,每名医生都是临床医生加影像医生的双重身份。这种跨界是医疗发展推动的。当然,也离不开科室自身的努力。”陈利民介绍,最早,是做穿刺活检和囊肿治疗,后来慢慢开始超声引导下的消融术,随着“针尖下的手术”越做越多,曾道人救世网。科室在超声诊疗方面的技术已相当丰富,同时,也标志着超声科功能的转变,开始向临床渗透。现在,科室可以开展甲状腺结节消融,肝、肾、肺肿瘤消融,子宫肌瘤消融,各部位结节、淋巴结活检,肝肾囊肿穿刺治疗,胆囊、胆道穿刺置管,胸、腹腔积液置管引流,各部位脓肿穿刺引流等。年均超声介入6000余人次。另外,作为温州市产前诊断中心的重要组成部分,科室承担了浙南地区胎儿畸形超声会诊工作,临床开展羊水穿刺、绒毛活检、脐血穿刺等项目。年均产前超声筛查4000余例,产前超声诊断1000余例,检出胎儿畸形300余例。

  39岁的张女士是一名乳腺癌患者,查出来时,肿瘤已大到4厘米,属中晚期恶性肿瘤。由于包块较大,考虑到手术切除可能会切不干净,因此不建议手术。后来,在一个朋友的推荐下,张女士来到温州市中心医院超声影像科,打算做消融。目前,张女士已经做了一次消融,后续还要配合放化疗,再根据后续情况做下一步治疗。

  陈利民介绍,超声介入下的消融说得通俗一点就是将病灶“烧死”,其是通过对病灶的“原位灭活”,小的一次性解决,大的可以分次逐渐“杀死”活性部分,达到“先杀后减”的目的。目前,开展得较多的是肝癌与甲状腺癌的消融,乳腺方面,除了乳腺癌,对乳腺纤维瘤的效果也不错。

  温州人喜欢去上海看病的习惯由来已久,尤其是一些恶性肿瘤患者,怎么着也得去折腾一下。

  70岁的郑先生便是其中一位。他在10年前被查出肝癌,因为其肝脏功能较差,无法手术。他便前往上海的医院做消融。这10年间,郑先生的病情反复,只要检查出现异常,他便只能跑到上海去治。后来,在亲戚的介绍下,他选择去了温州市中心医院治疗,不再往上海跑。从今年开始,郑先生已经在该院超声影像科进行了两次消融。郑先生算了一笔账,少跑一趟上海,不仅省下了食宿、交通、治疗等费用,还避免了舟车劳顿,家人也不必请假陪同,省钱省力。

  温州市中心医院超声影像科,靠口碑不仅留下了越来越多往上海跑的患者,还吸引了不少疑难患者慕名而来。

  今年6月,陈利民为97岁高龄的林大爷做了超声引导下经皮穿刺肝癌微波消融,目前,林大爷情况稳定。10年前,林大爷出现肾功能不全,2年前,他脑中风,好在除了有点口齿不清之外,没留下严重的后遗症,但还需每天吃一片抗凝药。一次,林大爷在温州市中心医院做体检时,发现肝脏里有一个肿瘤,再进一步做了超声造影、腹部核磁共振后,最终被确诊为肝癌。

  高龄肝癌患者,心肺肾功能都不怎么好,再加上有中风病史,长期服用抗凝药物,这些都给手术治疗增加了难度。林大爷的儿子听说超声影像科有开展肝癌消融治疗,便带着林大爷寻求陈利民的帮助。陈利民在仔细检查林大爷的身体情况后,评估了消融风险,认为可行。于是建议暂停抗凝药物,在麻醉科帮助下,为林大爷进行了肝癌消融。手术过程顺利,术后超声造影显示病灶已无血供,5天之后,林大爷出院回家休养。

  “别人都叫我们超人,那是缘于我们是超声医生。但我们更想做真正的超人,技术强、硬件强、团队强。相信在这样的动力推动之下,我们会为患者提供更专业、精准的服务。”陈利民信心十足地说。商报记者 胡宁